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疫情之下,如何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

2020-06-03 20:48 | 互联网 |
我要分享

一、问题的缘起

 

image.png

近日,武汉市江岸区部分居民做核酸检测时被要求持身份证拍照留底的新闻持续引发热议。事件曝光,说明人们已越来越重视个人信息的保护。事件最终得到妥善解决,但疫情并未结束,相关部门采集个人信息数据的工作仍会继续。为此,有必要对个人信息范围、公共数据采集与个人信息保护的界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责任及救济途径等进行探讨,以提高公民个人防范意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二、公民个人信息的界定

image.png

 

关于个人信息涵义,我国多部法律文件均有规定。相较之,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GB/T35273—2020《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最为全面,即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如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住址、通信通讯联系方式、通信记录和内容、账号密码、财产信息、征信信息、行踪轨迹、住宿信息、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

同时,该规范也明确指出判定某项信息是否属于个人信息的标准,即两条路径:一是识别,即从信息到个人,由信息本身的特殊性识别出特定自然人,个人信息应有助于识别出特定个人。二是关联,即从个人到信息,如已知特定自然人,由该特定自然人在其活动中产生的信息(如位置信息、通话记录、浏览记录等)即为个人信息。符合上述两种情形之一的信息,均应判定为个人信息。

 

三、公共数据采集与个人信息保护之间的界限

image.png

公共数据是指发源并运用于社会公共领域,由公共管理机构统一进行管理,具有公共属性的信息数据。依托于大数据,公共数据是新时代最重要的国家资源之一。公共数据包含大量的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公共数据的采集一定程度上会触及个人隐私保护的界限,有必要进行规制。

(一)公共数据采集的法律基础

作为当下国家的重要资源,公共数据的采集有着相应的法律依据,法律赋予公共管理机构采集公民个人信息的权限。以疫情为例,我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卫生行政部门及相关部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权在发现传染病疫情后进行信息调查收集。《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均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指定的专业机构、单位和个人以及街道、乡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有权进行疫情信息的采集。

(二)公民个人隐私与公共安全的价值取舍

我国《宪法》第五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在面对公共安全危机时,公民个人的自由和权力都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在特定时间和特定环境下须让步于公共安全利益。

以本次疫情为例,新冠病毒具有“人传人”的特征,传播的途径包括空气传播和接触传播。鉴于此,以“人”为本,开展防疫工作,才能有效保障公共安全。此时,基于无数公众生命健康权益的迫切需求,公民个人应当容忍一定程度的个人信息收集与公开,政府部门一定程度上加强公共安全数据采集、强化公共安全利益保护,并不会打破公共安全利益与个人信息权益保护的平衡。

(三)公共数据采集之最小伤害原则

公共安全对公民个人信息数据的采集虽有相应的法律依据,但需坚持最小伤害原则,以平衡二者权益。

最小伤害原则,又称比例原则,是指即行政机关采取的措施和手段应当必要、适当。行政机关以及其委托或者授权的机构和部门在实施行政管理时,可以采用多种方式实现行政目的的,应当避免采用损害当事人权益的方式。

以疫情采集工作为例,个人信息数据的采集有着严格要求。如《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十一条规定:“有关人民政府及其部门采取的应对突发事件的措施,应当与突发事件可能造成的社会危害的性质、程度和范围相适应;有多种措施可供选择的,应当选择有利于最大程度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益的措施。”也就是说,涉疫人员个人信息的采集和公布应当把控在合理的尺度内,且相关机构和部门应当做好个人信息的保密工作。而不能像武汉江岸区那样,基于核酸检测需要在核实公民身份信息,本来在检测样本上注明身份信息即可,相关工作人员却要求检测公民手持身份证拍照留底,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核实身份信息需要的手段。

 

四、侵害个人信息的法律责任

image.png

相关法律规定,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或者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机构或者个人,需承担相应的民事、刑事、行政责任(包括行政处罚和行政处分)。

如,《侵权责任法》将涉及公民个人信息的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权益均纳入民事保护范围,侵犯上述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刑法》通过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那些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行为,可给予最高7年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

《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于那些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可给予最高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的治安处罚。

《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对泄露履行职责过程中掌握的个人隐私,并造成一定后果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可给予警告乃至开除的行政处分。

 

五、个人信息的日常保护与救济

image.png

(一)个人信息的自我保护

当下,加强公民自我保护的意识刻不容缓。虽然法律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力度逐步加大,但社会发展迅速,法律的制定与实施客观上永远落后于现实的需要。因此,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个人信息保护尤为重要。

1.谨慎网络行为

如公共区域上网需及时清理浏览痕迹,网络购物要谨防钓鱼网站,微信、QQ等通讯工具不轻易添加陌生人、不要向陌生人透露自己个人信息,网上投递个人简历不要过于详细填写本人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等具体信息,微信中晒照片要谨慎,慎重参加网上调查活动,谨慎链接免费WIFI等等。

2.妥善处置包含有个人信息的单据

对于快递单、车票、小票、飞机票、银行取款凭证等包含个人信息的单据,切记勿随意丢弃,弃之不用前应当撕碎或者用碎纸机碎掉。

3.写明复印件的用途

提供身份证复印件时,最好在含有身份信息区域注明“仅用于xxx用途,再次复印无效”字样。

(二)个人信息受侵害时的救济途径

若公民的个人信息受到有关机构或人员侵犯时,要及时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种救济方式:

1.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或屏蔽相关信息

若个人信息系通过网络平台扩散,被侵权者有权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规定,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清除传播中的信息文件,防止个人敏感信息被进一步传播。

2.向人民法院起诉或自诉

若能确定违法公开、传播个人敏感信息的行为人,被侵权者可以其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些案件,如侮辱罪、诽谤罪等,被侵害人也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

3.向公安机关报案

若他人违法公开、传播个人敏感信息,已经产生对被侵权者正常生活及身心健康造成损害、社会影响恶劣等后果,被侵权者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侵害人的行政乃至刑事责任。

4.向政府其他部门举报

若个人敏感信息经由疾病防控机构、医疗机构、学校、网站、公司等传播扩散,被侵害人可向市场监督管理局、卫生局、教育局等行政部门举报,要求依法惩治。

 

疫情之下,个人隐私让位于公共利益并非没有边界,平衡个人隐私保护与公共数据采集之间的利益,需要多方共同努力。较之于法律保护的滞后,日常个人信息保护尤为重要。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实现公共安全和个人利益间的平衡。



(责任编辑:王国学)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