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庆祝建党100周年,荐读洪紫千《三月雨》

2021-07-01 16:42 | 东讯网 |
我要分享

三月雨

作者:洪紫千

初中入学考试,有道题:您的心情会受天气影响吗?

我印象中,这题镶嵌在小孔成像一类题间,很突兀的。

我毫不犹豫选了“完全不会”,并感到奇怪:难道真有谁的心情会被天气影响?

后来的五六年间,也不断地想起这个问题。想到最后,多是付之一笑。想不到答案不代表无解,想到答案却能证明确实有解——这不公平,但没关系。因为没办法。

答案是:有的。

然而别人是我不好参考的数据,是我不好分析的模型,是我不好解构的文章…其实没什么不好,就是我信不过。总之,我是我唯一的试验品。

所以“有的”这个答案,依据:我。

宇宙中干燥的地方,想必都颇为无趣;

最亮的星星上有水,比如火星是有的;

鲸鱼哼鸣传得好远,山海都在认真听;

池塘涨起来了反光,亭里发呆会晃神;

咖啡厅外的雨细长,斜斜挂在玻璃上;

冰凌早知道要换季,却久久不落那滴;

飞溅的瀑布还凉着,空瓶子装不满它;

霞光的颜色是油彩,云朵本身是水粉;

浴缸上方蒸腾氤氲,紧张过才有放松;

杯子里泡一片柠檬,端起来先酸鼻子;

每个生命体小脉冲,吞吐推进着时间;

派克钢笔吸饱了墨,一行行淌染白纸;

昭和三色鳞片分明,高背宽桶却悄悄;

清晨草坪满是银珠,月亮总有些心事;

嘟嘟的圆眼湿漉漉,越来越多的晶莹…

我心里的水活起来了,很难再平抚。它被周遭的水感应到了,它们天然同胞,薄薄一层会呼吸的皮肤远不能阻隔它们高频的交流往来和重逢的欢喜涌动——强横的防弹玻璃也不能。

我心里的水是被它们唤醒的——我知道它们努力很久了…好吧我承认,在努力的是我,总是不想让心里的水被它们唤醒。

毕竟它一旦醒来,就会和世间的水连为一体,重新成为它们中的一员。我将失去控制它的能力和可能,当我站在它的对立面,它会是我能料到的卧底——它会无所畏惧地站出来和我对着干,以它的不顾一切扰乱我。别想彻底排除它,除非我不再是我。

冰心化了,就是流动的活水。活水之活,在于自由。自然界的温度升高了,最适合独处的冬季结束了。北方冰河的破碎声,我已经听到了——当然没有顺风耳,是心里的水感应到的。那么它确乎是活了,和所有的水连在一起了。

它自由了。我交权了…其实是它抢走的…得了,重获自由罢了。

中断对它的控制,我并未立刻感到失去了什么,因为这本就不属于我;但我预感到我即将失去什么,但或许,那本就不是非要抓牢的东西。

但它不是绝对自由。水捏不出形状,但容器有形状;水没有速度,但活水有惯性。心里的水受心的形状影响,活着的水受其他的水感召。

它自由了。它不是绝对自由。

那么真正的锻炼开始了!怀揣冰心行走人间不过是热身,等热起来了、活动开了,冰化了、水活了,努力端好满心活水吧!

别洒,收不回来。

所以三月是怎样的季节呢…

在这里——这里不是说中国,不是说浙江,不是说宁波,不是说鄞州,不是说水街,不是说哪栋楼…就是说我,我所在的这小小一方——三月是有点过于敏感的,富于变化但都十分细微和小心的,特别特别局部的、散点的、繁花的,美好而麻烦的,浓浓的快乐上敷了层透明伤感的,并不趋于灰色但确实不似往常明亮的,长尖角但并不长刺。

三月的雨是不糟心的。如果心里没别的事,你会看到冷冷的雨丝击打平静的湖面,很干脆的,与夏季高温的粘腻毫不沾边的。春寒使它们彼此独立,小风给它们轻捷便走,骄傲的但绝非拒人千里的,随性的但并非失去原则的。

松快儿的三月的雨,其实也没那么洒脱,甚至可以说是很放不下的。犹豫着…摇摆着…凡事延宕着,区别于简单的延续,是有些主观拖沓的,可是涟漪又是一圈圈漫得越来越远而非一条直线那么单调的;凡人消磨着,区别于消耗和折磨,它焕发出愕人的消极美,以笃定的姿态站在视线所不可回避的地方,这素来不易欣赏、不敢苟同又不可否认、不容歪曲的情致。

漫步三月雨中,像掉进一个不很深但爬不出的洞里,脚下踩的不知是什么,轻飘飘地不稳,但是细细密密地织着又不让人索性掉下去,像棉花或蛛丝。坠入无底洞的过程中呼啸的凌厉醒风只好模模糊糊存在于想象中,见不到真身。逼迫自己认为自己确实想领教这有且仅有的一次,才不太害怕;可但凡要“逼”都是累的,而且“含假量”往往很高。

三月的雨一场一场仿佛没有尽头,又像陷入梦境中的梦,被一个个细细的小环套住、被一条条柔软的藤蔓缠绕住…一开始顾及梦中幻象被碰碎以至于找不到出口;后来封闭的梦境似乎撕开缺口,可梦里的游荡者反倒被三月的雨粘在日益淡化的漏风梦境中,不想出去了。

心里的水,活了。即便是不完全自由的自由,也已经充盈着超凡的灵性和狂蛮的野性。这四溢的天然和自由,远看很美、近看生忧。再近,就容不得生什么忧了;因为凑得太近,就只能看到渊口的微光一寸。

统共一汪水,它就是司令。

(作者:洪紫千,中共预备党员。系中央戏剧学院大三学生。公益践行者洪紫千同学校内外头衔颇丰:中戏志愿者协会会长、戏剧教育系团支部宣传委员、18级本科班团支书、朋辈学业辅导员、小动物保护协会联合发起人;全国野生动物保护创新组织“莽莽生态保护青年联盟”发起人、主席,北京高校生态保护公益联盟独立创始人、主席,阳明文化研究促进会会员,市摄影家协会和市作家协会会员,孙茂芳服务志愿队成员,CCTV1栏目合伙人、中央电视台观察员……)

(责任编辑:木林森)
网友评论